奥莱慕斯,一品

神话的诞生

1630年前后,加尔文主义传教士马特ž赞浦西ž拉科酿制了第一款"托卡伊之泪葡萄酒"( Tokaj Aszú)。他在复活节庆典上将其献给了特兰西瓦尼亚大公乔治ž拉科兹齐的妻子苏珊娜ž罗兰特菲公主,以感谢公主对托卡伊臣民们的照顾。这份独特的礼物诞生自奥莱慕斯的葡萄园中种植的葡萄,在1772年对世界上的葡萄园设立的首次评级中就已被评为一品。

更多
关闭

奥莱慕斯,一品


奥莱慕斯的葡萄园生长在大陆性气候中,但就是极端气候的影响对不同品种葡萄中无与伦比的芳香丰富性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庄园葡萄的几乎一半是福尔明(Furmint)品种,用于酿制酒庄的蔓朵拉斯干白(Mandolás)和各类甜葡萄酒。


哈斯雷维鲁(椴树叶)品种提供柔和性及微妙的花香调,而萨伽慕斯科塔利(黄麝香葡萄)则为奥莱慕斯Late Harvest(晚收)葡萄酒提供其典型的芳香。泽塔葡萄则增加了我们的葡萄酒的劲道。

作为对传统的致敬,我们重新种植了根瘤蚜病(1880年代)发生前特有的几个品种,即科威尔佐罗(大葡萄)和戈黑尔,尽管种植面积并不大。


当冬季于十二月份来临时,只有雪保护葡萄藤免遭严寒和冰冷的强风。春季甚至会发生一两次冻害,尤其会影响位于坡脚的植株。五月份热浪突然来袭,葡萄开始快速生长。夏季炎热,初起的闷热被六月份的雨水所缓解,而酷暑中冰雹也并不罕见。之后,八月份通常炎热干燥。漫长的秋季携湿气开始,然后变得干燥,但十月份的夜晚已经很凉爽了。挂霜的临晨之后是晴朗炎热的白昼,常常持续到十一月中旬。这样的秋季天气对葡萄串形成贵腐果粒极为有利。流经该地区的河流、各类山峰构成的地形以及土壤和典型的森林的多样性导致了奥莱慕斯各地块间具有很大的微气候差异。



我们总是从用于蔓朵拉斯干白的福尔明葡萄开始采收,此时果实已经完全成熟,果串受到阳光直射的部分甚至过度成熟了。我们只采收完整、健康、金黄色的葡萄串。然后我们会等上数天甚至数周让其过度成熟并让葡萄孢菌即贵腐霉对葡萄发挥作用。


利用庄园内各葡萄品种成熟时间的不同,我们逐个地块走遍葡萄园,寻找部分果实显出过熟迹象而另一部分已受贵腐影响的葡萄串。从这些果串中我们能获取一种非常丰富、美味和甜蜜的葡萄汁,奥莱慕斯Late Harvest葡萄酒就将诞生于此汁。